Time in a Bottle

力力力力力:

18

Sebastian想起早些时候他在角落在看到Chris的那一场戏后他就莫名地感到难过。无法离他更近一些,对他的过去也一无所知,不管是从社交圈还是成长的环境,他们一直是不同世界的人。似乎只有在这一段拍戏的时间,他们在镜头下面对戏那些时刻,Chris才是离自己最近的。

他们靠得足够近,却许久不曾做声。Sebastian自觉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蓦地觉得难堪,Chris突然出声打破沉默:“我想我好像喝多了,不太清醒,抱歉。”他闭着眼睛,将出口的话说得慢一些,就像即使明知道要将千斤重的石头放在对方胸口也希望最后的出手能轻拿轻放。他都听见,都明白,都了解,但是,那又如何?

此刻两人的皮肤紧密贴合,那种从肌肤传递而来的粘腻感,令他变得迷茫。他觉得快要被对方的味道给淹没了,全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里都浸透了不属于自己的气味,理智叫嚣着赶紧撤回安全范围,但身体上却无法逃离。

他发现喉咙有些干,于是他拧开桌上那瓶冰水,仰头灌了一些,他想也许这样会让自己清醒一些,最后发现也是全然无用。

Chris想自己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状况,每次想将将问题简单化最后都会变得复杂,这实在是不好,他闭上眼睛,忽然想起刚刚那些耳厮鬓磨的画面,Sebastian低下头的时候刚好能看到他低垂的睫毛像一双羽翼一样上下扇动。

 

最后就这样平静的结束了一切暧昧的纠缠,Chris有些慌乱地逃回自己房间,剩下Sebastian在沙发上继续擦头发。昏暗的酒店房间只亮了一盏台灯灯,浅色的光晕因为没有Chris也显得不再如刚刚那么泛着暧昧的气氛,Sebastian站在阳台上不自觉地就点起了烟,想起自己其实已经很久没有这样一根接一根地抽烟了,忍不住在心里嘲笑了自己一番。

手机里重复着机械的嘟嘟声在空气中单调地回荡,最后那头终于想起那个温暖熟悉的声音,“Seb?”Chace有点惊讶半夜对方还没有睡。

“Hey,拍摄还顺利?”

“说吧,什么事。”单单一句话Chace就能从老友的声音里听出不对劲。

“没事,Chace,其实一直就知道这个结果,所以也没有太不能接受。”

“你告诉他了?”电话那头Chace的声音有点尖锐。

“嗯,其实我,我昨天跟他睡了。”Sebastian沉了一口气最后还是老实交代了。

“恭喜?得偿所愿的滋味如何。”Chace在电话那头笑着说。

“我不知道,伙计,我觉得他喜欢我。”Sebastian笃定。

他想起那一晚还有Chris的种种反应,他想,Chris对他绝对不是普通的朋友的感情。

那目光凝定,如此熟悉,和他一样的荒乱,一样的隐忍,一样的炽烈和绝望。

没有错的,Chris也喜欢他。

“我想你们是疯了。”Chace找了个安静点的地方说话“如果只是随便玩的话,我劝你不要尝试Seb,这对你没好处,除了多个同志明星的光环,每年同志游行的时候多份邀请函,你想过这些吗?公众的力量比你想象的大,你是不会已经准备好了要面对这些。”

Sebastian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看着自己的另一只手,掌心里还残留着Chris皮肤的温度,好像有什么东西从指尖流出来,他慢慢地握拳,然后将手举过头顶再慢慢放开掌心。

“去试试吧。”Chace沉痛地捂住心口,就好像自己鼓动好友做了一件回不了头的事情,而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再试试,把你想说的都告诉他,你想从他那得到什么,你至少得告诉他,反正结果也不会比现在更糟。”

“最后一句真是非常安慰。”Sebastian笑了起来。

“事实。”

其实并没有好哀怨的,不管结果如何,没什么比你喜欢的人也喜欢你这件事本身更让人开心的了。

 

虽说喝过酒的人最好不要洗热水澡,但是冷水总没问题吧,Chris快速地用冷水浇了自己一身,然后裹着浴巾浑身乏力地往沙发上躺下,望着空白的天花板。他发现他最近总是会想起之前,从他走进摄影棚第一次遇到Sebastian开始,想要从记忆里找出一点线索一个时间点和一个事件。但事实上,他想不出,一切发生得太没有痕迹了。

这一想就到了凌晨,Chris打开冰箱拿了一罐啤酒,正巧听到有人开门的声音,知道是Scott浪回来了于是随手多拿了一罐出来。

Scott提着打包回来的匹萨本想当做宵夜,随手放在茶几上,跟Chris打了声招呼就回房间换身衣服去了,等他再出来的时候看见Chris已经毫不客气地吃了起来。

“你怎么了?”Scott被惊得不轻,要知道Chris从很久以前开始就恪守蛋白质和碳水化合物的黄金公式进食,远离垃圾食品很多年了,特别是半夜这个极容易发胖的进食点。

“什么?我在吃东西,你没看见吗?”

“不,这不是普通的进食,你在吃宵夜,大明星,还要我继续提醒你这件事的后果吗?”Scott一边开了罐啤酒一边唠叨。

“吃一次又不会死。”Chris没打算停手。

Scott看了他半天,忽然说道:“我就走了一天,你怎么又不正常了。”

Chris喝了一口啤酒将嘴里的食物咽下去:“我怎么了?你不会真的改行当心理医生了吧。”

“我可没瞎,你从小哪次做了坏事我看不出来,Chris你骗谁都骗不了我。”

Chris沉默了半天,忽然说道:“我昨晚跟他打了炮手枪,在房间。我,我可能真的喜欢他。”

Scott张大嘴转过头去,Chris没看他,手里一边转着啤酒瓶。

过了会儿,Scott忽然问道:“你打算怎么办?”

“不知道。”

“你得想清楚,不过无论如何我都会支持你的。”Scott拍了拍他的肩膀。

诋毁,泼脏水,这些都是发生在小众人群身上的常事,Scott作为一个公开出柜的演员更是明白其中的滋味,在这个世俗化的基督教国家,公众虽然随性,但骨子里却依然贞洁保守。他不想看见Chris因为这样的事情毁了他的未来,但也不愿亲兄弟因为世俗而失去追求爱情的权利。

Chris感到欣慰,想起十年前也是自己拍着Scott的肩膀劝慰他,时光流转不得不感慨一下命运。然后拿起盒子里最后一块匹萨,Scott只好语重心长地说,哥我求你,你别这样堕落,我制片方会不会提刀砍我。

Chris没理他,将最后一块匹萨叼进嘴里。

心烦的时候,谁都需要一点食物安慰,他也不例外。

 

第二天,Sebastian坐在那张写着自己名字的板凳上看着手中的通告,剩下的戏份已经不多,从来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经历,而如今不知道该哭该笑。

周围人潮涌动,但他并没有看到Chris,这并不出他的意料,只是长久以来习惯了视线在现场追着他跑,如今忽然看不见了,好像一张景物饱满的照片突然空出一大块,真让他有点束手无策。

工作还是继续要做,拍完这一轮后,接踵而至的还有几场戏需要补拍。

身体极度疲倦,等结束了一天的拍摄,更是觉得整个人都要虚脱了,眼睛刺痛得厉害,手脚也乏力,大脑迟钝。走出片场的时候被克利夫兰的夜风迎头一吹,Sebastian呼出一口气,像是这样就能把一整天累积的疲惫都一口气吐出去。他摇了摇头,很懊恼地发现凉风一吹什么睡意都没,只剩下四肢的酸痛。

走到酒店楼下,却发现不知何时起视线的尽头有了另外一个人,但当两人间的距离渐渐拉近时,而那个人越看越是像Chris,这让Sebastian连最后一点困顿都被打散。但是想着如此掉头走开未免太刻意,他又不得不硬着头皮迎上去。几米开外那个的身影忽然停住,暗处看不清表情,语调倒是十足的随意:“Hi,Seb。”

其实Chris看到他也真的惊讶,几天都在刻意地避开对方没想到该见面的时候依然如此戏剧化。“我被Scotty拉去酒吧,实在太累就找个借口溜了。”

“你总是这样?”Sebastian笑着说,半点没想到语气中包含几分责怪的口味,但是话一说出口收不回,连忙说“我是说,从酒吧逃走。”

“看天气。”Chris也没在意,摸了摸下巴说道。

Sebastian这下真的笑了:“现在要去哪里?”

“回房间。”

没有再多说话,Sebastian和Chris保持着相当的距离并肩而行,但几乎没有交谈。

“如果你不困的话,我房间里还有一瓶威士忌,或许我们可以一起喝一杯。”Chris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邀请对方,只是本能地要靠近他。

也许是他因为疲倦而彻底麻木的神经,也许根本是对方是Chris Evans,Sebastian甚至没有去想去对方房间的任何一种可能性,就只是单纯地点点头答应了。

一前一后地走进空无一人的电梯间,在Chris伸出手按电梯的那一瞬间Sebastian忽然醒过来,猛地意识到自己答应了什么,但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余光里突然察觉到对方伸过来的手,Sebastian下意识地小心翼翼退后了一步。然而Chris只是伸手去按电梯的按钮,说不清是失落还是羞愤,Sebastian觉得这个狭小的空间快要让他窒息了。



这章过度,我要全力去写下一章了…………嗯,没错就是你们想的那样。

评论
热度(188)

© pep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