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RPS/CEx384】Counting Stars(完)

咚嚓嚓:

*RPS的二设,有点肉麻

*算是双歌手设定

*Gayst for my 满砸(Icylove384)

*BGM戳全文链接可听



---


Counting Stars



-- The Best Things in Life, They are Free


*

Sebastian从没想过会再见到Chris。

——好吧,至少不会在他演唱会的庆功宴上。

Sebastian远远地看了一眼正在人群里红光满面花枝招展的经纪人,觉得自己大概是一时半会儿指望不了从他那里获得什么逃脱性帮助建议。

他偷偷地做了个深呼吸的动作,手心在裤子上擦了一下,又换了一杯马丁尼,这才面色如常的走近那个显然还没有留意到自己的男人。

 

Sebastian往那边走的时候感觉有些恍惚——他们很久没再见过面,Sebastian以为下次再见Chris的时候他肯定已经连对方当年长什么样都忘记了。

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这让Sebastian心里有些隐秘的不满,因为他发现自己竟然能清楚地记得Chris的棱角,脸部的线条,他那双似乎永远明亮的蓝眼睛,他左边锁骨下的纹身——甚至于他手指抚摩过自己皮肤的感觉……

这一切就仿佛是一个被遗忘在无名之地的音乐盒,平时没人留意,然而一旦灰尘被吹干拂净,被人重新拿在手里,那优美音乐又会原原本本的毫发无损般的流淌出来。

然而Sebastian又觉得自己不应该在这种场合下显得对这样的重逢有所期待,因此即使心里的确有一些带着震颤的冲动,他也不能明目张胆的表现出来。

更何况,他们上一次见面还是分手的时候。

想到这里,Sebastian似乎松了一口气,他用手整理了一下衬衣纽扣,朝Chris走过去。

 

Chris正站在角落和一小圈人聊天谈笑,他大概是有段时间没剪头发了,棕色的头发现在看着毛毛躁躁。

他穿着一件棉布T恤,服帖的布料软软的贴在身上,简简单单就勾勒出了肌肉线条。Chris似乎是说到酣处,转眼就跟几个人笑作一团,其中一个女歌手的手竟然都搭上了他的肩膀,然而Chris像是没看见一样,边拍大腿边不动声色地往旁边让了让。

Sebastian笑了一下,捏紧了手中的玻璃杯。Chris还是跟从前一样,收放自如受人欢迎,甚至连嬉皮的玩笑话都讲得一如既往的顺口。

 

“嘿!Anne。”Sebastian举起酒杯先跟那圈人中最外面的一位女歌手打了个招呼。

女歌手显然愣了一下,接着也从善如流地举起酒杯跟Sebastian贴了贴脸:“干得好啊Sebastian。”

两个人你来我往的互动自然也引起了这圈人的注意,其他人见是这场庆功宴的主角来了都十分兴奋,几个刚出道的同门小师弟和公司里的制作人都围了上来表示祝贺,有的甚至还跟Sebastian打趣下一步是不是要开世界巡回了。

Sebastian打着哈哈晃过去,他抿了一口酒:“还早呢还早呢。”

在他们熟络地拉关系的时候,Chris倒是一直没出声,他就这么静静地站在离Sebastian不远的地方,带着微微笑意的眼睛像某种舒适的布料扫过Sebastian周身。他还是像曾经一样,一边的嘴角勾起,眼睛弯起来笑得像大学里哪个正准备去打球的学长似的。

 

“哇哦,”Sebastian打完一圈招呼看人差不多都散到别的地方,才夸张地转过头来,“Chris。”

“你好啊Sebastian。”Chris对Sebastian这样的招呼感到有些无奈。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两个人也需要用寒暄来定义重逢了。

Chris把酒放在一边抄着兜往前走了一步,他看了一眼刚刚明显猛灌了几口酒的Sebastian:“别喝了,差不多了。”

Sebastian万万没想到他们俩之间第一句正经话是Chris像老熟人一样劝自己别再喝酒了,因此他怔了一下不知道接下来如何搭话。

 

他们的确算得上是老熟人,不过当年熟得太过以至于后来Sebastian耿耿于怀多年仍然无法装作若无其事。

但Chris好像不一样,他就这样出现在毫无防备的Sebastian面前,好整以暇地看他手足无措。

然而Sebastian也早就不是当年那个被公司前辈搭个肩膀都有些胆怯的毛头小子了。他踌躇着,就势又喝了一口酒。

之后舔了舔嘴唇,又打了个嗝,看着Chris表情慢慢严肃了起来。

Sebastian有些心虚地放下酒杯,他从以前就不太能看一脸正经的Chris,因为那人似乎总是开心的,虽然有时候也会清新文艺一下,但严肃却很少。

所以每每看到Chris皱着眉毛像受到困扰般的表情,Sebastian总觉得自己快要条件反射地胃痛了。

 

“……你最近……”

“爸爸!”

Sebastian刚清了清嗓准备开口聊些轻松的话题,就被这声脆亮的称呼镇住了。他闻声回头,看见一个小姑娘跑了过来抱住Chris的大腿。

他晃了晃神,感觉自己刚才一口气喝了太多东西,这下像是要全部翻涌上来似的。

 

对啊,差点就忘了Chris都有女儿了。

 

 

他们分手的时候两个人闹得很僵。

那时候Chris和Sebastian都年轻气盛,谁也不肯为谁多让一步,总觉得大家都是大男人,为什么非要做退让的事儿呢?好像彼此退一退都是放弃尊严没有自尊的大事。

其实他们当时也就是为下一张专辑走什么路线大吵了一架,这种事说大可大说小可小,但一时之间两个人偏偏都较真。一个坚持把弹唱歌手抒情路线走下去,一个却认为固步自封不是好事,需要创新。

吵到最后又天南海北扯到性格问题,继而衍生出其他许多话题,那一瞬间Sebastian觉得他们两个人大概真的无法再继续互相指责了。

可能连基本的情感依赖也丧失了吧。

于是分手分得也相当利落,一个周之内Chris找好了房子,连一根头发也没有落下的离开了那间二人公寓。Sebastian原本是不打算搬走的,但他高估了自己的承受能力和复原速度,因此在Chris搬离的第四天,他也离开了。

然而那座公寓他始终没有卖掉,说不清是在执着什么,那公寓里总是装着他们的过去,那些回忆仍然在Sebastian心里饱满鲜活的存在,让他最后也无法斩断和它们的联系。

和Chris的联系。

 

分手后Sebastian像众多失恋的狂欢者一样破罐子破摔了一段日子,他知道Chris也一样,他们这圈子本来就不大,他俩偷偷摸摸在一起很久也没公开,因此共同好友偶尔也会在对方面前提起彼此。

当别人提起Chris的时候,有百分之八十是带着惋惜或者什么别的负面情绪描述他又在哪家酒吧睡了一夜,或者是又在哪个女艺人化妆间看见他了。

Sebastian比起Chris来也丝毫不逊色,他半年间换了三任女友——是女友,不知道怎么回事,他跟Chris分手之后也没有特意寻找男伴的心情。

后来觉得没意思,于是连女朋友也不找了,开始专心事业,一路顺风顺水,倒也算是歪打正着。

后来听说Chris消沉颓废了一阵子也重整旗鼓忙唱片,那时Sebastian听到他的消息已经觉得自己可以做到毫无波澜,他手下的活没停,听到朋友讲Chris的事情时只是答应了一声,然后顺着朋友的话讲恭喜。

他以为那就是他们的结局。

但……他显然估算错误。

 

正在Sebastian还愣怔着,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胳膊被人拽了一下。Sebastian低下头就看见那个叫Chris做爸爸的小姑娘抬头看着自己。

见Sebastian很久没反应,小姑娘大着胆子摇了摇他的手臂,那双跟Chris几乎是一模一样的眼睛眨啊眨的:“叔叔,你会唱数星星吗?”

Sebastian放下酒杯蹲下去揉了揉小姑娘的头发:“当然会了,我可是唱这首歌才红的呢。”

“你这么小就会听叔叔的歌啦?”Sebastian边逗小姑娘边看经纪人给自己做手势让他过去。

Sebastian刚准备起身,小姑娘就红着脸仰起头看他:“因为爸爸总是在家听你的歌,”小姑娘说着觉得不好意思,“我都会唱啦。”

Chris眼看着女儿就这么一股脑把话全倒了出来,拦都来不及拦,只好蹲下来把小姑娘弄乱的衣服前襟整理好。

然后站起来牵着小姑娘的手:“时间晚了,我带她回家。”

Chris说着,对Sebastian伸出手:“再见。”

Sebastian看着他的笑脸,迟疑地伸出手去,又像被烫了一下似的上缩回。

“……再见。”

 

小姑娘走了两步又回头默默地跟Sebastian挥了挥手,Sebastian忙笑着也用嘴型说了句拜拜。

Sebastian仍旧站在他跟Chris搭话的位置,直到看不见Chris和他女儿的身影才叹了口气,回到人群中央。

 

“Chris?”正在喝酒的经纪人把嘴里的酒灌下喉咙,四处张望,“他来了?”

“嗯。”Sebastian还没从见到Chris和他女儿这件事里回过神来,随便答应了一下。

“诶诶对,再倒点,”经纪人指挥着酒保给他倒了双份琴酒,这才满意地扭头说,“我怎么没看到他,还想跟他讨论一下你下张专辑的事情。”

“嗯……啊?”

Sebastian激动之下差点捏碎玻璃杯。

经纪人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冲他点了点头:“对啊,Chris要来给你当制作人,我们千方百计挖到他愿意过来的消息,你……”

“可是我跟他……”Sebastian赶紧压低声音,“你知道……”

经纪人把一颗青橄榄从酒杯里拎出来咬在嘴里,不紧不慢地:“我相信你不会分不开私人感情和工作关系吧。”

Sebastian语塞,只好愤愤地又喝干杯中的酒。

 

*

 

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三天后在录音棚再见Chris的时候Sebastian还是相对礼貌地客气了一番。

Chris看起来比他要自然,Sebastian在被自己的椅子绊了第三次跤的时候终于忍不住低低臭骂了一句。

 

这几年他承认自己有赌气的成分在,除了开始那半年再也就没怎么关注Chris的消息,尽管这两天经纪人已经把从他们分手以后Chris的情况完完整整滴水不漏地通报给了Sebastian,尽管他知道那个孩子是Chris前女友意外怀孕才生下来的……但他还是没办法用一张什么都没发生过的脸面对那个正全神贯注摆弄控制台的男人。

 

但不得不说Chris全身心投入工作的样子还跟以前一样吸引人……

Sebastian在录音室里愣了差不多有半分钟才发现自己又不自觉地注意起了Chris,正当他反过神来准备问什么时候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开始的时候,他抬头就看见玻璃窗外Chris正带着笑看自己,不知道自己盯着他发呆的样子被看了多久。

Sebastian咳嗽两声,然后听见音控耳机里传来熟悉的声音。

 

“刚才不错,再来一遍差不多就行了,”耳机里的声音沉吟了一下,“晚上一起吃个饭吧。”

Sebastian像听到什么冷笑话一样挑了挑眉毛,眼睛睁大,扯出一个荒诞调子:“吃饭?”

他笑了一声,带着鼻音的气息像能穿过麦克风和耳机的隔膜一样,轻轻地搔着Chris的心,这让他觉得心口有点痒,仿佛一只羽毛落到上面那样。

“所以七年之后第二次见面就又是一场约会?”

“……准确的说,”Chris跟着笑了一下,他甚至伸手挠了挠发鬓,“不是约会,是Abigail——我女儿,她说想再见见你。”

“很明显她已经被你迷住了。”Chris又添油加醋地补充道。

Sebastian一时间也没什么别的托词,毕竟拒绝一个未来女士的要求可是很难的。于是他沉默了一会儿,直到握着麦克风的手渗出汗珠变得滑腻,然后Sebastian从耳麦里听见自己的声音:“……没理由不给Abigail面子。”

“好。”Chris甚至愉快地打了个响指。

Sebastian隔着玻璃看Chris快速地扫了一眼四周,然后跟他比了个OK。

 

录完歌也只是两个小时之后的事,果然跟Chris说的一样他们进行的很顺利。

想到“他们很顺利”的时候Sebastian的肩膀抖了一下,这种感觉就像睡得好好的被人拎到冰窖里滚了半分钟又重回人间似的——刺激得不真实。

 

然而事实证明他们两个的确进行的也很顺利。

——Chris甚至记得Sebastian当年最爱的小餐厅,在他接好女儿并打电话过去定位的时候Sebastian终于忍不住肯抬眼看他了。

Chris的衬衣开了两颗扣子,长袖挽了上去露出一节小臂、血管清晰的手腕和并不厚实却仍然有力的手掌与指节。

停车场的空气流通不好,还有些刺鼻难闻的气味,Sebastian开着车窗移开目光,却觉得呼吸仿佛更加艰难。

他不得不承认,隔了这么多年,Chris仍然有着可以短时间内吸引自己注意力的本领。

在Sebastian产生更多不宜遐想之前Abigail出声把他的思绪拉回了正轨,于是整条路程中,Sebastian都在以别扭的姿势跟Abigail讲解他和她爸爸是怎么在录音棚工作的。

 

直到很久之后Sebastian才有所怀疑,Chris以前就没跟Abigail讲过这些事吗?还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自己就好像不知不觉走进了一个什么甜蜜陷阱。

 

他们的晚餐过程还算愉快,事实上,他们之后几天的晚餐过程都很愉快。

感谢Abigail对Sebastian没有来由的执着,小姑娘显然比她爸爸要主动许多,当晚不仅要了Sebastian的电话,甚至还成功获得了每晚一则睡前故事的特权。

尽管Chris的确是抱着别的心思——准确的说是他一直就没变过这个心思——跟Sebastian重逢的,但自家女儿出乎意料的举动还是让自己有些窘迫。

 

他很久没感觉窘迫了。

 

在别人眼里他是年少就得意的音乐人,先前在环球华纳之类的大公司供职很久,当红歌星里几乎找不出没唱过他歌的人,这次给Sebastian做专辑也算是顺理成章。圈内人看Chris永远从容幽默,有时甚至带着点儿不羁的桀骜。

但Chris觉得在Sebastian面前,他总会感觉有些微的窘迫,曾经是面对Sebastian的真挚目光,后来针锋相对时则更多是因为自己内心的压力,现在……他说不清是因为什么。

也许因为他对他的感情,又也许是因为女儿顺理成章的天真撒娇而Sebastian竟然也笑着答应了。

好吧,虽然这也确实是他想要的结果——甚至还要好一点。

于是Chris又给Sebastian添了一些酒。

 

旧情复燃的速度远比野草重生的速度快得多,更别提在这之前他们的生命里有接近四分之一的时间都与对方度过。

他们并不是薄情寡义对他人苛刻,只是彼此印记太深,大痛过后的后遗症也足够再回味数载。

因此每晚Sebastian也习惯了跟Abigail打电话的时候听她小声抱怨今天Chris又干了什么糊涂事,有时候是给她配错了衣服,有时候是忘记去拿他们放在干洗店的外套,还有的时候是冲错了喝的东西害她很晚都睡不着。

Sebastian听着,偶尔会觉得这种情况有些诡异,自己前男友的亲生女儿在电话里跟自己抱怨她老爸这回事儿一开始让Sebastia有些无所适从,但到后来他倒是能和Abigail一起吐槽Chris平时的行为了。

通过Abigail绘声绘色又带点伤脑筋的描述,Sebastian甚至能在脑海里把这些场景描绘的八九不离十。

他跟Abigail一块儿笑着,心里却觉得有点儿酸,仔细想想他们缺席的又何止那几年的光阴?

 

但感慨归感慨,Sebastian讲睡前故事尽职尽责,有时还会自己编故事给Abigail听。

有一晚他讲到王子和公主虽然相爱但暂时又不能在一起的故事,Abigail显然无法理解为什么两个明明相爱的人不能在一起。

Sebastian听到那边有布料摩擦的声音,然后女孩儿有点迷糊的嗓音传了过来:“爸爸,为什么这个公主和王子不能在一起呢?”

“嗯……这个问题……”

 

Sebastian的手机差点儿掉下去,他定了定神,发现刚才的男声的确是Chris,而且他可以保证这声音是离听筒很近才会这么低沉。

好吧,原来Abigail开的是免提。

Sebastian花了好一会儿才接受自己的睡前故事被Chris听到了的事实。

然后电话那边传来沙沙的噪音,过了一会儿Chris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来。

“Abigail睡了。”

“……嗯。”

“Sebs……”

“嗯?”Sebastian赶紧打起精神。

那边静了一会儿,Chris压着笑的声音传过来:“晚安。”

Sebastian顿时语塞,虽然他并没有在期待什么,但这种类似戛然而止的对话让他有些失措。

“……好吧,晚安。”

最终Sebastian也不知道要继续说些什么,道完晚安就扔了手机把头埋进枕头里——脑子里还有些Chris的影像。

 

他想起他们曾经一起去看过一套房子,拉开窗帘窗外就是一片山林,空气清新景色秀丽,他在悠悠的风里转头看了一眼Chris。

风把白色纱帘吹了起来,漫过他和Chris之间的空隙,于是Chris的面容变得很模糊,然而他知道Chris在笑。

那个笑他一记就是十年。

 

晚上的风有点凉,Sebastian就在这一阵又一阵的风里有些无奈地想到大概他怎么也忘不了那个人了吧。

 

*

 

专辑制作接近尾声的时候Sebastian已经能和Chris两个人单独出去吃饭了,他们似乎又回到当年住在一间公寓的时候。

平时一起吃饭喝酒,空闲下来就写歌听歌,偶尔会在一个人家开火做饭。

唯一不同的是他们不会像以前那样时常绷不住就会滚到床上。

 

——俨然是在谈恋爱的样子。

但也就是俨然,Sebastian的经纪人慢条斯理地从后视镜里打量着他。

“你们没在一起吧?”

冷不丁的出声让Sebastian从昏昏欲睡的困意中惊醒。

“没有,”Sebastian整理了一下衣领,“我的感情生活你应该很了解。”

经纪人看了他犹疑的眼光:“是没有吧。”

Sebastian不做声,他觉得自己这下彻底清醒了。

“别紧张,”经纪人倒是笑了,“如果你们能够确定自己的心意,那我还要恭喜你们呢。”

Sebastian松了口气,但转眼又沉默了起来。经纪人口中“确定自己的心意”,在现在的Sebastian看来,无疑是最艰难的一项挑战了。

 

晚上Sebastian跟Chris约好在Chris的私人工作室见,他刚从保姆车上下来走进私人通道就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他直觉不准,但身后越来越急的脚步声让他不得不警惕起来。

Sebastian先是不动声色地继续往前走,就在踢踢踏踏的声音离他越来越近的时候他猛地一回身,一个个子矮小看起来相当不起眼的中年女人戴着口罩就扑了上来。

Sebastian闪得快,中年女人没扑到,她恼怒且动作迅速地掏出一瓶什么东西朝Sebastian脸上喷。

Sebastian在看到那瓶东西的时候就迅速回身蹲地,但还是有一些喷雾散在空气里喷进了他的眼角。

然而就在Sebastian觉得自己马上就要被砸后脑勺的时候,他又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然后自己就这么迷着满眼的泪被扯到了后边。

等他揉干净眼抬头,就只能看见Chris把那个女人撂倒了。

 

Sebastian的经纪人带着几个保安在一刻钟之内赶到了这里,Chris把中年女人交给Sebastian经纪人他们的时候,经纪人意会地点了点头。

“估计只是一个疯狂粉丝。”Chris说。

“哎呀!”

经纪人却突然叫了一声,Sebastian吓了一跳。

“你胳膊……”经纪人指着Chris的胳膊,声音都在颤抖,“不行我有点晕……”

“没事,”Chris把那只胳膊背到身后,“你们先走吧。”

经纪人于是就拍了拍胸口,又跟Sebastian说了几句话,这才离开。

 

自从Sebastian不声不响扔了一卷绷带棉花之类的包扎东西在Chris身上,并在一分钟后晚起袖子给他包扎完伤口后,他们已经沉默了十分钟。

Sebastian的眼角还有些红,幸好刚才的喷雾不是什么有杀伤力的东西,否则……

Chris想伸手摸摸坐在自己面前的这个男人的头发,然而他手指动了动,又忍住了。

他清了清嗓子,率先打破了一片寂静。

 

“我前女友,”Chris看了一眼Sebastian,“是个游记作家。”

Sebastian眼皮动了一下,他现在不是很想听Chris的情史,但他不想动弹,连头也没抬,只好听着Chris继续往下说。

“其实我们并没有确定关系。你知道,那时候我们刚分手不到一年,我心里非常乱,无法与任何人建立稳定长久的关系。Charlene——Abigail的妈妈——我们有过几次关系,尽管做足了安全措施但她某天告诉我她偷偷去做了检查,那时孩子已经两个月了。”

Sebastian感觉Chris摸索着握住了自己放在膝盖上的手,他没有挣脱,也没有想过挣脱。

 

“Charlene是个……相当很独立的女性,她曾说过希望自己一生都可以自由自在地四处游乐,发现自己怀孕后,她一开始并没想过要生下来。针对这个问题,我们进行了深入的探讨……最终她答应我会把孩子生下来。”

Chris说到这里的时候神色有些灰暗,他是不确定现在就把这一切和盘托出是不是个好选择,但他不想再继续模棱两可跟Sebastian玩什么猜心游戏,他只想看看他们两个人之间还能不能再有个机会。

“生下Abigail之后的一年时间里,Charlene也学着如何做一名母亲,并且在我看来她做得很棒;当然我也无时无刻不在看着那个小家伙。但一年之后,Charlene决定还是继续她的游记旅行,但答应每年都会有几个月回到美国来跟Abigail共处一段时光。”

 

Chris说完,室内又回归了沉寂。

Sebastian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抬起头看着Chris的眼睛:“你知道我不是很在意这个。”

“我就是想知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你刚才在楼下,跑过来的那一瞬间,想的是什么。”

Chris怔了一下:“……我想知道我们还能不能再试试。”

“当然能,”Sebastian回握住Chris的手,像在确定什么似的,“当然可以。”

 

于是那天晚上他们干了情侣间该干的事儿。

Chris和Sebastian已经很久没做过这种事了,两个人都既紧张又兴奋,像两个高中生似的充满了一点即燃的激情和朦胧的羞涩。

Sebastian的呼吸像是着了火,他急促又主动,甚至在扩张还没做好的时候,就让Chris捅了进来。

进去的时候两个人的身体同时一紧。长时间没有被开拓过的身体此时要接纳Chris,说不疼是不可能,但Sebastian皱着眉,还是执意让Chris动了起来。Chris缓缓地动着腰,他的一只胳膊环着Chris的头颈,受伤的胳膊弯着撑在体侧。

汗珠滴在Sebastian颈侧的感觉比春药还激烈,Sebastian不停地向前挺动身躯,跟着Chris的节奏让他在自己的体内一下下的动作着。

Chris亲吻他的眉眼,亲吻他汗湿的鼻尖。只是亲吻而已,就足够让他觉得亲密。

两个人的这场性事谈不上美好,因为基本上没什么技巧可言,但却十分让人满足,因此最后Sebastian几乎是崩溃般的射在了Chris的小腹上,而Chris也很狼狈地在射过之后倒在Sebastian身上。

 

他们花了很多年的时间去相爱、分离,又花了很多年去重逢和熟悉,终于在这一晚裸裎相见的时候能够说一说这么多年的心里话。

他们之后聊了一夜这些年的境况,直到天光发亮。

前尘往事都随风吧,迷迷糊糊的Sebastian想着,至少现在牵的是他的手。

 

几年后他们在一家杂志的访谈栏目里正式公布了二人正在交往的消息,当记者问他们为什么会勇敢地在事业顶峰期选择公布恋爱消息时,Chris耸了耸肩膀做出了简短的回答。

“为什么我们不能好好地相爱呢?没有理由让我们不能继续在一起,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人生有这么多选择,我们的这一个只不过是最平凡又最重要的罢了。毕竟我们没有太多时间可以浪费,既然一切都好,为什么不谈个恋爱锦上添花呢?”

而Sebastian坐在旁边,喝了一口水,笑着补充:“我同意。”

 

*

 

后来Sebastian跟Abigail的生母——游记作家Charlene——成为了朋友,Charlene在游览了Chris和Sebastian位于康涅狄克州与纽约州交界处那所他们曾一起看过的大屋后,于第二年出版的书中隐去姓名感慨道:

 

“曾经我不理解为什么会有甘愿为谁驻足停顿的人,但我这两位朋友却告诉了我原因。有我这样的独行者,就会有像他们一样的伴侣族。

最终我也知道了,他们想要的也不过是彼此的陪伴,长情的,纯粹的——拥有分享和给予。

……

……

这漫长的一生里,我们总会犯点错误,如果这些错误的累积起来能让我们最终找到那个正确答案,那么中间的曲折以后想起来也就不算什么了。倘若没有一个理解并且愿意与我们一同慢慢摸索行走的人,那前路的孤独也许会让人不堪重负。

我为他们感到开心。

难得有情人,衷心希望他们能白头偕老。”

 

Chris读完这一段合上书页后,Sebastian还在洒水,午后的阳光像一层蜜糖,慷慨灿烂的裹住那个拿着水壶四处走动的人。

“Charlene怎么变得这么文艺?”Sebastian大笑着回头,不出意外落入一双强壮臂膀中。

他们交换了一个缠绵的吻,然后Chris放开Sebastian。

“我得去给咱们准备晚餐了,听说Abigail今晚会带朋友回来。”

“我浇完这片就去摘点儿罗勒草,”Sebastian又搂了一下Chris的肩膀,“今晚咱俩一起露一手。”

“没问题,”Chris笑着捏了一下Sebastian的腰侧,“不过你得保证这次不会再把锅烧糊了。”

 

Sebastian看着Chris的笑脸,也跟着笑了起来。

——他的嘴角已经有了细细的纹路,就像岁月赠与他们的欢乐与哀愁,途径人生路上的曲折蜿蜒,终于迎来甜蜜的相知相爱。

就像Charlene说的那样,前路依旧漫漫,然而始终感谢有你。




-FIN-



恭喜小星星完售~

小苹果说《Little Star》完售啦让我也把文放一下,滚着来混更新XD

评论
热度(215)
  1. 车厘子之死咚嚓嚓 转载了此文字
  2. 白水煮蛋咚嚓嚓 转载了此文字

© pep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