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盾冬] Circling Back 归处 7-8

Like fish in the sea



Chapter 7

 

Steve近乎是无意识地就开始反对。

 

“他需要住在更安稳的环境。”他立刻说,“不能是这么……像是外星球的地方。”他伸手指了指四周。他这么说不仅是因为Stark大厦是Steve在地球上到过的最高科技的地方,还因为这里奢华得让人难以置信。所有的东西都是简约、流线型、亮闪闪的,一切都跟他和Bucky长大的时候或是战争的时候迥然不同。

 

“Cap,对他而言,一切都很陌生。”Tony说着话,把那条人造胳膊随意地放在了扫描装置上方,然后做了个手势,机械手臂的全息扫描影像就凭空出现在了空气中。看上去像是Bucky的肩膀,Tony又比了比,图像上金属手臂鳞片似的钢板层层剥落,显示出了内部结构。“我无意冒犯,但是你自己在纽约也没有安全的住处,你能把他带到哪儿?你不能把他就扔到快捷酒店里。”

 

“我永远都不会把他——”

 

“是啊,我知道你不会。我的意思是说,我一直都在改进这栋楼,现在就算Hulk失控来大闹一场也不怕,你知道这费了我多大劲吗?我不是说住在这里就一定没有万一,但是,你还能从哪儿找到会有尽职尽责的AI随时监控心律数据,根据其行为规律来评定是否存在暴力威胁的住处呢?”

 

两排像是螺丝刀的东西插入了钢片的缝隙,固定住了那只金属胳膊,但是当Tony以特定顺序触摸它们的时候,却都亮起了红灯。“嗯…Simon说卸除这条胳膊有特定代码,不能硬拆。”

 

Bucky看都没有看,他一动不动地躺着,目光落在远方虚无的一点上。Steve看着他,不可抑制地注意到Bucky的下巴微微动了一下,他不知道这是不是意味着他不舒服。

 

“十二点方向和八点钟方向的两个点,Sir。”Jarvis指出,Tony嗯了一声,在全息扫描影像上以又一种次序触摸着那些螺丝刀头,图案变成了绿色。

 

“OK,准备好了。嗯…还有最后一个问题,超级重要。”Tony歪着头看着桌上躺着的Bucky说:“你的金属手臂有没有…呃,你知道的,感觉传感器?”

 

Bucky看着他,慢慢地眨了一下眼。他的下巴又动了一下,Steve甚至都有点想问Tony是不是趁他不注意往Bucky嘴里塞了一块口香糖。Bucky说:“有位置感。”

 

“OK,这就说得通了,五十年代确实能达到这种科技水平。”Tony张开手指放大图像,“那么在我们准备断开……这里的时候,”他指了一点,“可能会相当疼。”

 

Steve绕过桌子走向Tony那边好看得更清楚:“为什么?”

 

“我到现在也不太清楚这条胳膊的工作原理,不过你得记着,我识别出了这条胳膊的潜在危险因素,还能把它从你朋友身上卸下来,我还是很牛逼的。言归正传,这里的金属部分连接着……”他在Bucky的肩膀上指了指,“就这儿,大堆的神经。我不像Banner知道的那么清楚,但是我也知道这里有神经。”

 

Steve看着Tony的脸,但是看着他也没用,他只能低头问:“Bucky,你会没事吗?”

 

Bucky茫然地看着他,Steve在此刻祈求上天,让他不要每次看到Bucky这个样子都心痛难忍。

 

“你记得以前有人拆过你的手臂吗?”Tony尽可能斟酌着自己要说的话,“你想要点什么东西咬着吗?”

 

他脸上又闪过了Steve似曾相识的神情…尽管他看起来像是在害怕,但是他还是一动不动地躺着,一个字也没有说。Steve看见了,他握住Bucky的手,他站的这边只能握住他金属的那只,但是他不在乎。

 

“要是太疼的话,我们就停下。”Steve说,他能感觉到Tony站在旁边想要争辩。“这是为了帮你,好吗?你明白吗?”

 

Bucky看了看他的金属胳膊,然后抬头看了看扫描仪上放着的那条人造皮肤手臂,又看了看Steve握着他的手。“我……”

 

“快好啦!”Tony哼歌似的说,从身后拉出一个下面有滚轮的圆凳:“Steve,伙计,你就坐这儿等着,呃…等着手疼得抽筋,咱们姑且这么说。小呆,过来给我——不不不,我不要那该死的灭火器!你知道我要几号螺丝刀!”

 

Tony紧张地摆弄着他的工具,忙着吐槽他的机器助手还有跟Jarvis拌嘴。Bucky一直盯着Steve握着他的那只手,他没有不舒服,只是心里还是不安。

 

“我就在这陪着你,”Steve轻声说,“没事的,一切都会好的。我就在这陪着你,我会照顾好你的。”

 

*****

 

Bucky喝醉了,酩酊大醉。

 

通常他喝多了也只是微醺,而且还能游刃有余地在舞厅里把女孩们逗得红着脸咯咯笑,甚至还会跟他一起去安静的地方独处。但是今晚他实在是太醉了,舌头发直说不出甜言蜜语,站都站不稳也不能带女孩去跳舞。威士忌很便宜,Bucky一边喝一边在椅子里笑得前仰后合,直到Steve告诉他应该回去了才笑嘻嘻地站起来跟他回家。

 

“小心。”他们俩傻笑着踉跄着走回家的时候,一路上Bucky只记得Steve一直不停地在说这两个字。他喝得烂醉,注意力完全不在路上,他放下防备,只是全身心地享受着倚靠在Steve肩上那亲密无间的亲昵感。前几天在一间酒吧里,他听到旁边一桌的人在大声交谈,说男人和男人要怎么做龘爱——先润滑,然后插进去。他回家的路上就一直想着Steve,他控制不住自己,满脑子都是他粉红色的脸颊,红润的嘴唇,细细地喘息着,简直就像女孩。然后他吻着他,用最温柔的动作,慢慢地插进去。

 

他脑内这样香艳而罪恶的画面挥之不去,直到他想到他可能会伤害Steve。撇开他的性格不谈,Steve的身体是瘦小而纤弱的。所以他把这个想法驱赶出大脑,但是他脑内突然又燃起了另一个想法——如果是让Steve插龘入他呢?

 

现在Bucky跟他一起往家里走,他的手就揽在Steve的肩上,他不停地想象着Steve压在他身上时候脸上会是什么表情,他们会接吻,然后Steve慢慢地,温柔地把自己插龘入他的体内。

 

“你今天话怎么这么少。”他们走到住处的楼梯下的时候Steve说。Bucky眨了眨眼,他感觉现在脑子里都是酒,随着他的动作左右晃荡,让他根本站不稳。

 

“我想跟你睡。”Bucky嘟囔着,低头看着Steve浓密的睫毛,他现在什么都不能想,只能实话实说。

 

Bucky不太记得当时Steve脸上的表情了,他只记得那时候自己迫切地想要读懂他脸上的神情。他感觉既紧张又轻松,像是把憋在心里好几年的话终于说了出来。

 

“你想的话,没问题啊。”Steve耸了下肩说,然后伸手搂住了Bucky的腰,让他上楼梯的时候走得稳当点。Bucky觉得自己肯定听错了,然后就听Steve接着说:“要下个礼拜才来暖气,也许咱俩一起睡能暖和点。咱们应该把毯子摞在一起盖。”

 

过了好一会儿,Bucky才明白过来。然后他没忍住,扶着额头呻吟了一声——他说的完全不是这个意思。

 

“忍着点,笨蛋。”Steve轻轻地推了他一下,让他抓住楼梯的栏杆。“你不会在楼梯里就吐吧?别担心,我会照顾好你的。”

 

 

Chapter 8

 

卸除机械手臂的过程像是一场酷刑,Steve简直不忍心看。Bucky有条不紊地把帽衫和T恤脱下,放在了桌子旁边的底下。Tony戴上了头部装甲(“这就是以防万一,你别这么看我”)然后开始按照顺序卸除螺丝。Bucky一开始还没有反应,但是当机械臂上的钢片被剥离,电线被断开的时候,他的眼睛里不由自主地氤氲起了水汽。Steve紧紧地握着他的手,用力到几乎要把Bucky的手攥出淤青。

 

“弄完一半了。”Tony嘟囔着说,Steve知道他比Bucky还要紧张。

 

Bucky盯着天花板,他的身体开始不可抑制地颤抖和痉挛。Tony看了Steve一眼,Steve就算看不到Tony的脸也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机械臂的连接已经基本都断开了,他站起来,尽可能温柔地压制住Bucky的双肩,让他保持静止。

 

“还好吗?能听见我说话吗?”Steve问,他听到了最粗的那根电线断开的声音,Bucky猛地闭上了眼。

 

“马上就好。”Tony的声音透过装甲传过来,然后就是“吭啷”一声,他把那条金属手臂随便放到了地上,开始连接新制作的那条手臂。Steve的胃翻腾起来——他看着他最要好的挚友躺在一张工作台上,肩膀上有一片金属罩,从里面延伸出来繁杂的电线,但是下面空无一物。他不敢再去看Bucky的脸,或是他的肩,他怕他再看一眼就会流下泪来。

 

他闭上了眼睛。

 

他听到更多的电线被连接在一起,Bucky尖厉地吸了一口气,Steve的手不由自主地把他的肩膀抓得更紧,拇指在他温热的皮肤上轻轻摩挲着,这一瞬间像是一小时那么长。

 

“好了!”Tony的面部装甲向上滑动,Steve听到了熟悉的欢呼声。他抬起头,谢天谢地终于结束了。“你这么听话的病人我应该给你一根棒棒糖,不过我这儿没有,喝杯威士忌怎么样?”

 

Steve放开了Bucky,向后退了一步看他自己坐起来。他无法控制自己不去看Bucky肩上金属和肉色材质结合的部分。Bucky弯了弯他的新手指,把它们攥成一个拳,然后抬起头看着Tony。

 

“没有感觉。”他的声音沙哑干涩。

 

“是啊,因为我以前也没研究过你的那条,这条还是一个小时赶制出来的嘛。你就不能稍微佩服我一下?你装着佩服我下也行啊。”Tony翻了个白眼。“就跟没人感谢通用电缆数据传输和稳定的伺服服务器一样,无所谓了。”他单膝跪下捡起了那条金属手臂,把他放在边上一个台子上,让扫描仪可以继续扫描收集更多数据。

 

“过会儿我会给你做条更好的,我做的那条保证百分百不会爆炸,也不会往你身体里注射什么化学试剂。你先在这坐一会儿,练练捡东西,嗯……”Tony打量着四周,然后看到了那几个螺丝刀,“试着捡起这些试试。好了,现在小宝贝安顿好了,Cap,我们谈谈?”

 

*****

 

他们走到走廊里,Tony在Steve眼前打了个响指,想要把他的注意力从那扇已经关上了的门上吸引开。“我就把你叫出来一小会儿,他不会有事的。”他说,“还有Jarvis看着他。呃…以后也会一直都看着他。”

 

Steve深吸了一口气:“谢谢你。”他还想说几句,但是Tony截下了他的话头。

 

“别别别,咱们之间不用来这套。听着,我跟你说你们应该住在我这儿的时候,我是认真的。”

 

“我知道,我明白你的意思。”Steve低头看着地板说,“他还没有…他现在状况还不太好。我怕我们一不小心就会把他吓跑。”

 

Tony说:“但是我们需要他的血液样本,还要给他进行脑部扫描。到时候Banner会检查分析,以防还有其他需要我们注意的地方。”

 

“比如?”

 

“比如说他们有没有对他使用什么药物来控制他,比如他的脑部可能会有九头蛇故意为之的损伤。Rogers,别这么看着我,那些虐待他的事又不是我做的,我只是一个想跟你玩扮医生游戏的亿万富翁超级天才,你别会错意,不是那种情色Play……算了,反正你别这么看着我。”Tony叹了口气,“我想跟你说的就是,你真的可以相信我。”

 

Steve一两天里实在经历了太多,他有点搞不懂Tony的意思:“什么?”

 

Tony翻了下眼睛,像是有句话就在嘴里,但他说不出来:“我没有生气,也没有策划什么阴谋想要害他,那不是他的错。Natasha跟我说了,她给我打了个电话,”Tony低下头,深呼吸了一下,他看起来很严肃,甚至比上次外星人袭击曼哈顿时还要严肃。Steve盯着他,然后Tony抬起了头,微微眯着眼睛:“你不知道,对不对?”

 

“Tony,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的父母。他……冬兵。”

 

Steve的胃猛地下坠——“我的天啊……”他再次看向了那扇门,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Zola说了你父亲是被……但是我没往那方面想。我没有想到那一定是他做的……”

 

“不一定是他,不过冬兵在那段时间确实一直在活动,而且我也不知道那个年代有几个超级杀手有能力把一次暗杀完美无瑕地伪装成一场事故。”Tony向后扩了一下肩膀,然后慢慢地伸展了一下。“好了。血样,脑部扫描,准备好进去了么,Cap?你现在的脸色可比他卸掉肩膀的时候还难看。”

 

“Tony,我——”

 

“别说话,闭嘴,听着。”Tony揉了揉肩,“我爸以前老给我讲你的故事,记得吗?他讲的次数太多,我都听烦了。故事里也都有Barnes,你们一起上战场,冒着生命危险去救别人之类的。”他指了指门,“五天之前,你要不是几十年前被打了那么多爱国主义类固醇,估计你真的就被他打死了。”

 

Steve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他只能微微张着嘴站在那里。

 

“他们让他杀你,他差点就真的杀了你。这就让我明白了他一定是别无选择。我也明白了他在刺杀我家人的时候,到底——到底被他们控制得有多彻底。”

 

Tony留他一个人站在走廊上,自己先进了实验室。Steve隔着一扇门,一堵墙能听到房间里Tony提高了声音,大声问Barnes有没有准备好再接受几项检查,还跟他重申不许打医生。Steve耳中响起了模糊的幻听,像是一阵铃声。他的眼前一片模糊,他站在那里一动也不能动。

 

TBC

日更的楼主萌萌哒!!

评论
热度(235)

© pep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