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的追求者 1

TigerLily:

這篇文我從去年就想寫了,但一直拖到現在終於有時間寫出來。如果Bucky不為神盾局工作,不依靠Steve,他可以去過什麼樣的生活呢?我想要寫一個故事,就算我們的人生跌到谷底,還是有權利獲得幸福。


歡迎大家留言給我告訴我妳們的感覺,我會非常感謝的~




******




Steve一下飛機,連制服都沒來得及換下,就拼命撥打Bucky的手機號碼。電話那頭有禮卻冰冷的女聲告訴他該用戶未開機,請他稍後再撥。Steve打回家,始終是由答錄機接起來的。




“現在是下午,或許他出門去買東西逛逛了什麼的。”Natasha眼看著Steve快把手機按壞了試圖安慰他。但Steve一語不發,換好衣服就走了。從復仇者大樓回到他的公寓,騎車不用二十分鐘,但他一秒都不想耽誤。




兩個禮拜之前他要離家出任務的時候,他和Bucky正在進行一場對話。Bucky說,“我愛你,Steve,一直都是。所以我要離開了,你要照顧你自己。”然後通知他要立刻出發的電話就打來了。Steve的腦袋因為Bucky突然朝他丟出的震撼彈而一團混亂,Bucky後來說什麼他幾乎沒聽進去,只是用近乎懇求的語氣,要Bucky等他回來,他們再好好談談。Bucky沒有回答好或是不好,只是看著他走。




那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Steve一定要搞清楚。




等他一打開家門,馬上就感覺到不對勁。公寓裡有種悶了一段時間不通風的味道。Steve到處看了看,家裡和他兩個禮拜前離開的時候,幾乎沒什麼兩樣,乾淨,整齊。但廚房的餐桌在午後陽光的照射下,看得出覆上薄薄一層灰。Bucky不可能讓廚房變成這樣。




Steve打開Bucky的房間。這是這間公寓裡,最大,採光最好的房間,Steve特地找來設計師,把房間裡的每一件家具,都訂製得和當初Bucky在Barnes家時所擁有的一模一樣。Bucky當時的家對Steve來說就像皇宮一樣豪華,他們家的廚房都快和Rogers家的一整個房子一樣大。Bucky的床又大又軟,櫃子有精美的雕花,沙發椅是優雅的法式設計,床頭擺了一個有著細緻流蘇的檯燈。還有一架龐大又美麗的留聲機,一整個架子的黑膠唱片。Steve把Bucky的房間在二十一世紀的現代公寓中重新複製一個,當作是送給Bucky的禮物。或許還能幫助Bucky喚起一點遺失的記憶。




他記得Bucky當時站在房間裡,沉默了很久,最後給Steve一個幾乎看不見的微笑和小小聲的謝謝。




對Steve來說這樣就夠了。




Steve現在站在Bucky房間的門口。這個房間是Steve精心布置的,但總是讓Steve覺得怪怪的。他一直到現在才發現哪裡有問題。不是和整個復古風格不搭的電視和電腦這些現代物品,而是房間裡面,沒有Bucky自己的東西。一切都還是Steve當初幫他準備好的,沒有畫或海報,沒有他自己的擺設或是小東西,沒有照片,就好像Bucky只是來暫住的客人一樣。這樣不對,Steve希望他把這裡當成是他的家,他們兩個人的家。的確,他沒有讓Bucky知道自己對他的感情,不奢望能從Bucky那裡得到什麼回應,他只希望自己能夠好好照顧他,保護他,讓他之後不再有任何煩惱和危險就好了。如果將來Bucky遇到哪個他喜歡的女孩,想和對方在一起,就算Steve的心再痛,也會祝福他,在他的婚禮上把戒指遞給他,讓他把戒指套在另一個人的手指上。




可是Bucky說他愛Steve。




Steve打開他的衣櫥,裡面掛滿了Steve幫他買的衣服。各式各樣,他覺得Bucky穿起來很適合的服裝,還有好幾雙鞋子。現在衣櫥看起來還是有條有理,符合Bucky愛整潔的個性,但Steve仔細看了看,他發現少了幾件Bucky常穿的衣服和褲子,還有一雙靴子和一件外套。而且Bucky的登山背包不見了。Bucky那本有著咖啡色皮革封面,寫滿了食譜的筆記本也不見蹤影。最後他在那個有流蘇的檯燈底下發現Bucky的手機。當初Steve是一個功能一個功能地教Bucky使用的,就像這屋子裡的每一個家電一樣。




手機旁邊還有一個牛奶罐。Steve打開蓋子,發現裡面有一疊錢,幾千塊美金。自從Bucky被允許出來和Steve一起生活之後,Steve就一直往他手裡塞錢。等他拿回身分,有了自己的銀行帳號和提款卡,Steve又幫他辦了一張信用卡的附卡,還是持續給Bucky錢,而且不忘提醒他,只要他把錢用完了就要馬上告訴他,信用卡也可以盡量刷沒有關係。Bucky從來沒有向他另外拿過錢,Steve也從來沒有繳過那張副卡的卡費,Steve還以為他很節省。原來他根本沒有花Steve給他的錢,那張副卡現在也和那疊現金躺在一起。更讓Steve感到害怕的是,Steve給了Bucky一副公寓的鑰匙,現在那串鑰匙就在罐子底下。




這麼久以來,Steve第一次感到傷心。他為Bucky準備的東西,除了那幾件衣服,還有那本筆記本,其他的Bucky都不想要,什麼都沒帶走。他覺得自己和這個房間一起被Bucky遺棄了。




Steve努力讓自己不要驚慌。他走到客廳,從這一頭走到那一頭,拼命想Bucky有沒有什麼地方可以去,或者認識什麼人讓他可以投靠。結果就是,沒有。Steve是他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朋友,Steve位在曼哈頓的高級公寓是他唯一的住處。除了Steve,Bucky在這世上無依無靠。




他最後想到退伍軍人協會,那個Bucky老是跑去參加團體分享卻不發言只喝咖啡的地方,也是Sam現在工作的單位。電話在這個時候不合時宜地響起,這讓Steve更加煩躁。最後又是答錄機接起來的。




“嘿Cap,我知道你剛回來。聽著,他沒事,他很好。但如果你要見他的話最好快點過來,我沒辦法讓分享活動一直拖下去不結束。”Sam只留下這樣短短的訊息就掛上電話了。




Steve拿起哈雷機車的鑰匙衝出去。




******




Steve記得那一天,他被巨型的章魚腳纏住。又黏又濕的巨大吸盤包覆著他之後慢慢縮緊,讓他差點窒息。最後他用盾牌割下那怪物的腳,Natasha開著攻擊式直升機飛來讓那隻盤踞在大樓頂的東西變成烤章魚,空氣中瀰漫著海鮮燒烤的味道。Steve則被爆炸的火花和熱浪震到幾百公尺外。




當他在病床上醒來時,Bucky的大臉佔據了他的整個視線。Bucky的頭髮垂在他的臉頰旁,他綠色的大眼睛滿載擔憂,又有一點好奇。他的臉距離Steve那麼近,近到Steve只要抬起頭來就能親吻到他。天知道他多麼想這麽做。




“我以前,是不是常常看到這樣的你?”Bucky的聲音有些猶疑,緊盯著Steve像在確定著什麽,“你躺在床上,一身的傷,生了病。只是你那時候小一點。不是年紀小,就是......縮小一點。”




Steve情不自禁伸手摸了摸Bucky垂下來的那一束頭髮。褐色的,帶著Steve買的薄荷洗髮精的香味。“以前還沒做那個超級士兵的實驗時,我的身高只有現在的三分之二吧。我常和人打架,惹麻煩,身體不好常生病。都是你在照顧我的。”




“這樣啊。”他坐回病床邊的椅子上,開始跟Steve講他在看Steve睡覺的時候腦海裡出現的畫面。他在小巷子裡把欺負Steve的惡棍趕跑,他們把沙發墊鋪在地上一起聽棒球比賽的轉播。這些往事對Steve來說仍然鮮明如昨日剛發生一般,但卻是Bucky被他找回來之後第一次出現在他腦子裡的回憶。




那是Bucky開始想起來的第一天。




Steve在醫院躺了兩天。每一次他醒來,Bucky都在看他,然後想起更多的事情。等他們回家之後,Bucky罕見地向他提出要求。Bucky沒有向他要求過什麽,所以儘管有點奇怪,但他還是答應要讓Bucky每晚看他睡覺,好想起更多事情。Steve已經試過許多方法要讓Bucky一片空白的腦袋恢復記憶,不管是藥物還是催眠,或者是Steve對他描述他們的過往,都沒有成功。如果看著Steve睡覺的樣子可以幫助Bucky,Steve當然很願意。




這項治療方法很簡單,成本為零,效果卻很顯著。每一天,Bucky都能想起一些事。不連續的片段,他們在布魯克林生活的枝微末節,一個畫面。雖然他沒有一下子就全想起來,但和什麼都不記得相比,已經好得太多了。Steve每天晚上乖乖當那個比較早睡的人,他筆直躺進棉被裡,祈禱自己的睡相不要太醜,別打呼或流口水什麼的。




“沒有,你不用擔心。”Bucky輕聲說,“你睡著的樣子很好看。”




Bucky平鋪直述的,似乎不帶任何個人情感。但Steve不會告訴任何人,僅僅是Bucky一句平淡的讚美就讓他心跳加快。




有一次他裝睡,想等Bucky進來,他很好奇Bucky是怎麼進行這個治療的。到了半夜,他能感覺房間門被推開,Bucky踩著靜悄悄的腳步進來,然後坐到Steve事先擺在床邊的椅子上。Bucky那麼高那麼重,行動卻像貓一樣輕盈,連呼吸都是無聲的。Bucky安靜地坐了一會,就出去了。第二天他又說了一點他想起來的事,說到自己當年是多麼受到女孩們的歡迎,還有他怎麼努力幫Steve安排那些尷尬又失敗的四人約會。




Steve決定每晚都裝睡。他覺得自己很厲害,在Bucky這樣近距離的觀察之下,可以維持絲毫不動的姿勢,眼皮也沒有亂抖,更沒有因為Bucky注視的目光鎖在他的臉上而面紅耳赤。他多麼希望,Bucky也可以在Steve清醒的時候像這樣注視他。但回來以後的Bucky不太喜歡和他人有眼神接觸,他總是垂下頭,或望向遠方,瞪著只有他自己看得見的景像。有些人或許會覺得他這樣挺沒禮貌的,他們看不見Steve看見的,那個退縮的神情和垂下的肩膀。如果你在過去的七十年裡,碰到的人都是喪心病狂的惡人,除了傷害和虐待沒有一絲人與人之間正常的互動與溫情,你也不會想和別人有多麼深入的接觸。




Bucky坐在他床邊的時間長短不一。有時候只坐幾分鐘就走,有時候一坐就一兩個小時。Steve總是等他走了才睡。這天晚上,Bucky依照慣例進行他的治療,Steve躺在黑暗裡,感覺Bucky平穩的呼吸、他身上特有的那種冷冽乾爽的味道,還有那道好奇的目光。神盾局裡的醫生告訴他,Bucky看Steve睡覺能想起事情,或許是因為在Bucky的記憶裡,Steve躺在床上的畫面對他來說有特殊意義,強烈觸動他某個部分的情感,所以可以連結進而刺激記憶的甦醒。Steve想到自己過去是那麼壞脾氣又體弱的小個子,不管是因為受傷或是生病躺在床上讓Bucky照顧的機會那麼多,而這樣的畫面對Bucky來說是什麼樣特殊的意義,他很想知道。




然後他聽到Bucky猛然站起來,撞翻椅子發出巨響。Steve連忙睜開眼睛從床上跳起來。




“怎麼了?”




Bucky看著他,透過從窗戶灑進來的月光,Steve能看見Bucky的眼睛睜得大大的,“我想起Nana了。”




******




Barnes家的大屋子裡住的人不像Rogers家那樣少。除了Barnes夫婦和四個孩子,他們有管家、廚師、保母、司機、還有好幾個佣人,在Barnes太太的帶領之下,將家裡維持得井然有序。和孩子們最親近的自然是保母,Steve記得Bucky小時候有多愛黏在那個強壯的黑人保母身邊,不停地“Nana我要吃布丁”、“Nana我的襪子不見了”。Barnes太太是慈愛的母親,但她同時也要陪丈夫參加派對,舉辦宴會,交際應酬,和孩子們有更多時間相處的,反而是Nana。Nana有一副大嗓門,愛嘮叨,每次Steve到Bucky家找他,Nana總是會強迫他吃很多東西,不停唸著他都不吃東西太瘦弱了,一颳風就會被吹跑了,好像身體狀況那麼壞是Steve自己故意造成的一樣。Nana的手藝超群,那些總是飄著濃郁香味的家常菜是Steve童年回憶裡美好的部分。但和吃東西比起來,Steve更喜歡看Bucky吃。Bucky每次總是像餓了好幾餐一樣,一口接一口,把嘴巴塞得鼓鼓的,像是一隻貪吃的花栗鼠。




當Barnes家最小的孩子也不再需要保母的時候,Nana也還是在那裡。在她眼裡,那幾個孩子永遠都不會長大,就和她自己的孩子一樣,而Bucky也仍然圍著Nana轉,就連Nana的兒子Kenny也是Bucky的朋友。那是個人們會叫黑人“黑鬼”的時代,黑人會被認為低人一等,黑人和白人一樣為了國家上戰場時,他們會被派到一個單獨的隊伍裡,和其他白人分開。可是Bucky的眼裡從來就看不到那些膚色,階級對他來說也不存在,在他心裡他們和他沒有區別,都可以成為他的朋友。所以Steve會是他的朋友,Kenny也是。當Steve看見現在的Bucky,鮮少和他人交流,用冷漠和漫不經心築起一道牆將自己還有其他的人隔開,他就對九頭蛇感到一陣劇烈的憤怒。以前的Bucky那麼愛交朋友,他甚至有辦法讓一個前一秒還在揚言要揍扁Steve的人,在下一秒就變得友善。而現在,他好像希望所有的人都離他遠一點一樣。




Bucky會做菜,他是Nana的小門徒。Nana一開始斥責他說男孩子不可以進廚房,更何況是像他一樣的小少爺,但Bucky堅持要學,連他的爸媽也拗不過他。於是他們一老一少,一黑一白,一女一男,在廚房裡度過很多充滿了麵粉、洋蔥還有奶油的美味時光。Steve也很愛看Bucky做菜時小心翼翼的模樣,沒有他平時從容不迫不疾不徐的神態,在廚房裡的他嚴肅而專注,該加多少鹽,該放幾杯糖,他都很要求。彷彿他正在進行專業的科學實驗,而非打蛋和揉麵糰。




能想起Nana對Bucky來說是好事,Steve知道他有多愛Nana,還有那雙厚實的黑色大手像變魔術一樣端出的一道道美食。Bucky想起小時候他跌倒了,Nana是要他像個男人一樣自己站起來,然後幫他拍掉衣服上的塵土,再給他一塊香蕉蛋糕的那個人。她是那個無論Bucky在外面玩到多晚回來,都會對他囉嗦一頓再幫他準備一碗熱騰騰豌豆湯的人。她是那個說少爺穿著圍裙在廚房裡實在不像話,又教會Bucky怎麼烤蘋果派和做太妃糖天使蛋糕,帶他上市場去學著怎麼挑新鮮魚貨的人。她是Bucky的另一個母親。




Steve也很喜歡Nana。這世上的有錢人家總不缺勢利眼的,就連這些人底下做事的也跟著勢利起來。但Barnes家的人從來就不會,在他們家工作的人也是如此。Steve到Bucky家去的時候,他們不會像鄰里間那些惡霸一樣,因為Steve的身體和家貧就對他冷眼相待。Steve的家境,即使他父親還在的時候就沒好過,他父親走了以後更是雪上加霜。他記得有一年,還在大蕭條的時期,他母親辛苦在醫院加班賺的錢,因為Steve的醫藥費而所剩無幾。離發薪水還有四天,他們家沒有任何食物了,而母親只剩下五毛錢。Nana帶著Steve的媽媽到相識的肉鋪子去用兩毛錢買了超過分量的牛絞肉,又到雜貨店去買了一毛錢的散裝穀物,剩下的兩毛錢拿去買了洋蔥、包心菜、胡蘿蔔和櫛瓜,然後搬了食物研磨器來,把那些蔬菜都磨碎,再和絞肉跟穀物一起燉煮,最後冰起來。吃飯的時候拿出來切出一塊,和Nana從Barnes家拿來的奶油一起煎煮,就成了香味四溢又能勉強保留一點營養的餐點。他們靠那鍋菜糊度過那四天。之後那段饑餓感如影隨行的日子裡,Nana教了他們很多如何節省的小方法。人就是要互相幫忙,Nana總是那麼說,儘管他們家當時也不是太好過。




而Bucky的作法是順路到Steve家坐坐,離開的時候往食物櫃裡偷塞一條麵包或火腿,事後卻拒絕承認那是他留在那裡的。人總是要互相幫助,Steve一直記著。當年Bcuky幫助他,現在換他幫助Bucky,這是如此理所當然的事,Steve一點也不覺得這是負擔。




Bucky想起Nana的第二天早上,他走進廚房,在冰箱和櫥櫃裡又翻又找。Steve跟在他身後,對他想做什麼完全摸不頭緒。Bucky拿出洋蔥和培根,還有奶油跟胡椒粒,之後還出去買了鑽石牌的猶太鹽、蝦子和玉米脆回來。Steve看著他在廚房裡,紮起他及肩的頭髮,沉默卻動作熟練地煮培根和炒洋蔥,一遍又一遍用水和牛奶調整味道,然後花幾個小時攪拌燉玉米粥,最後拿奶油來煮蝦子。




“Nana說,蝦子用水煮很容易煮得太老,”Bucky朝鍋裡加了兩匙水,然後開始融化奶油,“Nana都用奶油來煮蝦子的。”




“我知道你要煮什麼了,奶油海鮮玉米粥。”Nana玉米粥的味道清晰地自記憶深處被喚起,Steve記得自己過去多麼喜愛這道食物,每次他生病或是挨揍,Bucky都會幫他準備一碗。可惜奶油開始成為管制食品之後他就沒再吃過了。




“沒有什麼比被揍之後來一碗奶油海鮮玉米粥更棒的了。” 融化完一大塊奶油之後,Bucky朝鍋子裡扔蝦子。他開了一個玩笑,雖然臉上沒有笑容,但他確實開了一個玩笑。Steve簡直就要為此擁抱他了。他可以有成千上百的理由去擁抱Bucky,也可以毫無理由,他就是想擁抱他。




他們吃到玉米粥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因為Bucky堅持,玉米粥一定要用小火溫個至少十二個小時才好吃。這也是當初Nana教他的。




煮好蝦子擺在黃色的玉米粥上,Steve嘗了一口,用奶油煮的蝦子和玉米粥有一股香甜的味道,滑嫩香濃的滋味溫暖了他的胃,來自過去的美好則令他感傷。Bucky從廚房裡端出一碗用耐心燉煮的玉米粥,扶起因為發燒而昏昏沉沉的Steve,然後強迫他吃掉一整碗的景象如此清晰地浮現在腦海裡。這是Nana的味道,也是Bucky的。Bucky看著他,期待他發表評語。




“和以前一模一樣的味道,Buck,一模一樣。”Steve認為任何語言都形容不了這碗粥帶給他的感受。那不只是回憶,也是希望。一個舊日的Bucky從迷霧裡向他揮手,朝他慢慢走來的可能。




Bucky自己嘗了一口,“要是再燉久一點就更好吃了。”




“下次再煮給我吃?”




Bucky輕笑,他笑了,雖然那看起來比較像是嘴角的一個抽動。“好啊,但我怕我會忘記食譜。”




Steve吃完飯後出去一趟,幫Bucky買了一本看起來很精緻的筆記本,有著皮革封面,還有宣稱滑順好寫的紙張。他拿來送給Bucky,說他可以把他想起來的食譜記下來。Bucky慎重接過筆記本,承諾他一定會這麽做。




看著Bucky坐在餐桌前振筆疾書的樣子,Steve發現這是Bcuky回到他身邊之後,第一次對某些事情露出感興趣的樣子。




******




如果有人問Steve他的職業是什麽,他大概很難只用一個名詞來回答。人們叫他美國隊長,他替一個秘密情報局工作,他執行特殊任務,但他又不只是個士兵。他會擔任教官,帶領新進的探員,這個部分他很喜歡,經驗的傳承永遠都很重要。當人們需要他出來呼籲一些公益活動,或是為了退伍軍人募款,向國會遊說相關的法案過關,就會想到他。Coulson說這也是做好事的一種方式,他不只可以用他的盾牌,還可以發揮他的影響力,讓一些好事發生,讓世界變得更好。Steve不太喜歡出席那些熱鬧的場合,或是擠出微笑回答媒體的問題,他對於自己會出現在雜誌封面甚至是小報頭版的事感到不太舒服。他是個士兵,不是明星。但當他在街上碰到說要以他為榜樣的孩子,或是向他道謝的軍人時,總能帶給他繼續下去的力量。當初他也不喜歡像個馬戲團猴子一樣在舞台上表演,但他想這是為了國家,他可以忍耐。這樣的心情在最近又被喚起而且越來越強烈。




Coulson說他代表了美國精神裡最堅毅,最勇敢,最令人懷念的一個部分。將那個部分保留下來,交給新一代的美國人,這是他的責任。




“你穿軍裝好看極了。”Coulson坐在一旁的椅子上說。為了一個總統授勳的典禮,Steve必須出席。他換上新作的軍服,讓Coulson和Duvall小姐做最後的檢查。這套軍服和當年他在歐洲穿的一模一樣,儘管後來他都穿著制服而將這套咖啡色的軍服束之高閣。這次的典禮會在白宮舉行,幾個在戰場上戰績彪炳的軍人會在白宮草坪接受表揚,Steve受邀出席。白宮派來的聯絡人Duvall小姐早就為了這個事來來回回很多次了,她幫Steve安排座位和邀請函,順流程,是個精明幹練的年輕女子。她有一頭俐落的褐色短髮,豐滿的嘴唇,做事情很俐落。在這之前,Steve就和Duvall小姐因為類似的事情有過接觸。他一直到最近才知道,Duvall小姐原來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參議員之女,家財萬貫。但她看不出來有出身自豪門家族的驕氣,Steve對此感到頗為欣賞。




“Steve,白宮的車會在八點過來接你去機場,你只要照著我們之前跑過的流程去走就好了。”Duvall小姐說。




“反正就是你們叫我站哪裡我就站哪裡,叫我笑我就笑。”這不是針對她,但Steve就是忍不住想要諷刺一下。




“你的出席對這些海外歸國的士兵們很重要,要這樣想。”Duvall小姐給他一個安慰的微笑之後就離開了,Steve覺得她笑起來好看多了。




“我知道你不喜歡出席這種活動,就當是為了那些在海外保家衛國的士兵吧。”Coulson說。




Steve點點頭。他看著鏡子裡的自己,突然想起另一個穿軍服同樣好看的人。“我在想,Bucky從來沒有被表揚過,儘管他為這個世界的貢獻並不比我少,可是人們很少提到他。”




Coulson沉默了一會,“我懂你的意思,但我們都同意的,Barnes中士現在需要的是低調,被遺忘就不會有人問東問西的。”




Steve突然覺得他身上的軍服上那一排排勳章有點刺眼,“沒錯,只是有點不公平。”




“這是最好的結果了。”




Coulson當初為了救Bucky出監獄,他說既然他們可以在冰塊裡找到美國隊長,那麼他們為什麽不可以也在冰天雪地的高山裡發現Bucky。Steve和Coulson陪著Bucky度過許多沒有公開在世人眼前的審判和聽證會,接受無數的調查,不厭其煩地和政府高層協商和交易,終於為Bucky換來無罪的特赦,還讓他可以再度以James Buchanan Barnes的身分存在於這個世上。政府發表簡短的聲明,做了一些必要的隱瞞,向世人宣布他們發現一直被冰凍起來的Barnes中士。但他需要靜養,請大家不要打擾他。接著他們給Bucky一筆補助金之後就再也沒過問Bucky的事了。看管和照顧他是Steve和Coulson的責任,他們不想過多參與,或是幫他辦個welcome back的特展。好像他是什麼他們不得不處理的麻煩事,巴不得趕緊拋開。Steve對他們冷淡的態度可以理解,就算冬日戰士不是Bucky自願成為的,畢竟也曾有過很重要的人物死在他的槍下。他們甚至要求史密森學院不要擴大Bucky展品的部分,僅簡單改變了他的生平,拿掉那個卒於1943年的部分。他們不想引起過多關注。有關注就會有好奇心,有好奇心就會去發問,去發問就會想要挖掘。Steve只希望Bucky過著平靜的生活。




但Coulson不這麽想。“我看過他最近檢查的數據,健康和心理狀況都在可以接受的範圍,你認為他準備好了嗎?”




“老實說,我不這麽認為。”Steve想到在訓練場裡,他觀察到Bucky不喜歡拿槍,不喜歡搏擊訓練,武器對他來說好像一塊燒紅的鐵。“雖然我也很想再和他並肩作戰,但我不會強迫他做任何事。”




“好吧,我們不急,等他準備好,我隨時歡迎他加入神盾局發揮所長。”




Steve還沒來得及問他發揮所長是什麽意思,Coulson就出去了。




******




相較之下,Bucky的生活簡單多了。他會在Steve的陪伴之下去神盾局做各種繁複的檢查,然後會去圖書館,或是到退伍軍人協會去晃晃。在他想起Nana和她的食譜之後,他也很常去逛市場。除此之外,他很少出門。如果Steve很堅持要他一起出去走一走,他會去。但他看起來更想待在家裡,看書上網,做菜,坐在他們的陽台望著夜空抽菸。




Steve能夠理解Bucky不想出去的心情。路上全是陌生人,除了Steve,這世上再也沒有他認識的人了。每個人對他來說,都可能是威脅。神盾局對待他,也不像歡迎Steve一樣對他張開雙臂。他們知道他是誰,知道他是咆哮突擊隊的Barnes中士,也知道他就是冬日戰士。在Pierce叛變的事件中,他們或多或少有朋友和同事死在他的手裡。他們能夠理解他的身不由己,但卻很難做到真心接納。他們對他刻意拉開距離,小心避開他而不要做得太明顯,只因為Steve總是在他身邊,而他們更顧慮的是Steve的心情,不想讓他不高興,而不太在意這樣做是否會刺傷到Bucky。




Bucky是失憶了,不是笨蛋,他當然能感覺得出來。Steve很想為他向每個人解釋,但他也知道喜不喜歡或是接不接受一個人這種事都是不能強迫的。




相較之下,退伍軍人協會友善多了。Steve在Sam的建議之下帶Bucky到退伍軍人協會去,那個地方專門協助退伍軍人,無論是找工作或是職業訓練、申請補助、法律諮詢或是互助小組,都在他們服務的範圍裡。還有照顧因戰爭導致傷殘或是患病的退伍軍人,也是他們重要的業務。Sam認為讓Bucky和有類似經歷的人一起互動,會遠比和一般人來得更適合。有些感覺,沒有經歷過的人不會懂。或許他們會自以為懂,但真的不夠。




Bucky會去參加他們的團體分享,Steve陪他去過一次。圍成一圈坐在一起的人,明顯被困住了。有些人是因為自己失去的肢體,有些人是因為受傷的心靈。當他們訴說那些夜夜來臨的惡夢,突然出現的幻覺,或是生活上的不如意。那些絕望與徬徨,甚至是憤怒,瀰漫在空氣裡,Steve能感同身受,又沉重得讓他坐立難安。這裡的人也曾是外人眼裡,穿著筆挺的軍服,意氣風發受人尊敬的軍人們,但現在的他們只是被戰爭永遠改變了一生的受害者。




然後Steve突然想到他不曾發現Bucky做惡夢。但老實說Bucky對他而言還是被一團濃得化不開的迷霧包圍著,他從沒真正搞懂那個一片空白的表情之下在想些什麼。




Steve原本以為Bucky會因為那樣抑鬱的氣氛而不會再去了,沒想到他後來沒事就往那裡跑。Sam說他從來就不發言,只是喝咖啡。團體分享的成員知道他是“需要靜養的”Barnes中士,也對他─尤其是他的金屬手臂─感到很好奇,有一個失去雙手的人甚至一直追問他在哪裡做的手臂,因為軍醫院為他裝上的東西,讓他連自己拿起杯子來喝水都做不到。但如果Bucky不願意“分享”,他們也不會強迫。他們不會要求參加的人一定要分享,這種事情只有當事人自己才能決定,什麼時候才是說出來的時機。




而Bucky說他是因為那裡的咖啡好喝。Steve很驚訝,因為他的印象裡Bucky對咖啡沒有特別的興趣。他很少在家裡喝咖啡,去神盾局的時候也不喝。但Bucky既然這樣說,那麼Steve決定相信他。他甚至把自己常喝的咖啡豆換成和退伍軍人協會用的一樣。




他日後會常常想到某個陽光普照的早晨。Bucky烤了玉米麵包,那又是另一個簡單卻美味的Nana拿手菜。Bucky拿了鐵鍋,篩麵粉,做麵糊,堅持Nana的南方做法,用白玉米粉而且不加糖。麵包出爐之後,公寓裡滿是玉米和蜂蜜的香氣。塗上奶油,配上咖啡,還有Bucky坐在他面前看著他,等著他的反應,在筆記本上塗塗改改。那對Steve來說,是一幅名為家的景象,滿足了他自漫長的沉睡中醒來之後,對擁有一個歸屬的渴望。那是他醒來之後的這幾年裡,最平靜安詳的時刻。他想要和Bucky共度餘生的盼望如此強烈,讓他差點對Bucky脫口而出自己對他的想念和感覺。但是他忍住了。寧可像現在這樣,把他們的關係維持在朋友的範圍內就夠了。他已經擁有許多,萬一他貪心地想要更多,觸怒了上帝,或是某一股操控世間萬物命運的力量,他可能會失去他。Steve不願意冒險,一點點也不願意。




他們的日子就這樣一天一天過下去。Steve的生活被任務和其他一堆事情弄得忙碌不堪,但只要他一回到他們的公寓,就有Bucky和他的奶油海鮮玉米粥在等著他。Steve很滿足,希望一切都不要改變。直到Bucky開始想起布魯克林時光以外的事情。




******




Steve現在騎著哈雷機車趕往退伍軍人協會。風吹過他的臉,刺痛他的眼睛,他的速度早就超過法定限速,但他根本無心在乎。




現在想想,如果他在那個早晨把他對Bucky的心意都說出來了,或許他們如今就不會這樣。發生在兩個禮拜前的那段對話,那一天,就和Bucky第一次做玉米麵包的那個早晨一樣,美麗而風平浪靜,桌上擺滿Bucky為Steve做的豐盛早餐,每一道菜都是Steve愛吃的。Bucky坐在他的對面,綠色的眼睛美麗而哀傷,他說他知道Steve愛的是Peggy,而且他很確定,將來有一天他也會愛上讓Steve想起Peggy的Duvall小姐。他堅持離開是為了Steve好,他說Steve總有一天會知道。當Steve對他說他也愛著他的時候,Bucky竟然不相信。他以為這只是Steve為了留下他而使出的緩兵之計。Steve現在後悔萬分,他早就應該說的。但是他沒有。所以他現在要去找他,要知道自己做錯什麼或沒做什麼,他願意改,願意做任何事,只要Bucky再回來。




待續




第2章第3章第4章第5章第6章 、第7章

评论
热度(1011)

© pepes | Powered by LOFTER